解密背後(港澳篇)

為什麼要設立離岸公司?

離岸公司是否一定違法?

巴拿馬文件揭示多國政商界人士開設離岸公司,惹來逃稅、洗黑錢的猜疑。會計界立法會議員梁繼昌不諱言,慳稅是其中一個開設離岸公司的理由,如何界定是否合法,須視乎法庭就每宗個案手法的判決,但他強調,若當事人刻意隱瞞不報資產及收入以逃稅,即屬刑事。

梁強調,離岸公司不一定犯法,也有正規用途。他稱,因離岸公司所屬地區大多是英國前屬土,行使普通法,若有法律糾紛,英國樞密院可行使終審權,加上投資者擔心中國政治局勢動盪,故吸引部分上市公司選擇以海外公司控制資產。他又稱,名人富商希望透過離岸公司保障私隱,不欲他人得悉其資產,因為公眾未能查核相關公司的董事、股東等資料。

離岸公司多層關係 隱藏真正擁有人身分?

巴拿馬文件揭露不少離岸公司的幕後股東和董事,不過本報發現,部分離岸公司的股東或董事,實為另一離岸公司,結果其真正擁有人仍難以得知。部分離岸公司的董事,更是一些身分不詳的開曼群島或其他離岸島國人士,令一層又一層的離岸公司面紗難以全面揭開。

本報在過去一個月處理大批巴拿馬文件,發現擔任離岸公司董事未必與股東有直接關連,背後股東仍可透過多重離岸公司隱藏身分。在英屬處女群島(BVI)開設公司,公司之董事可由人或具法人地位的公司擔任,情與香港註冊公司相若。

本報發現一間名為Parkridge Ltd(下稱Parkridge)的離岸公司在非洲塞席爾共和國註冊,曾分別擔任多間港澳名人持有的離岸公司董事,不過文件無披露各間公司之間是否有關。

本報又發現莫薩克.馮賽卡律師行,曾代表Parkridge簽署一份董事請辭信,揭示Parkridge的角色。該文件顯示,Parkridge辭任BVI公司「Tramont International Ltd.」的董事,公司由兩名內地人持有。文件顯示,Parkridge擔任董事期間,並未參與有關公司的任何交易、合約或收購任何資產及負債,亦未有委任其他董事及行政人員。

另外,Parkridge曾為另一間離岸公司出任董事時,曾簽了一份同意書,Parkridge不會就擔任該離岸公司董事作出任何索償。Parkridge在巴拿馬文件中未有揭露誰是股東,只能從文件中得知28人共同擔任董事,其中4人擁有巴拿馬護照。

有熟悉離岸公司服務的律師指出,離岸公司隱藏背後股東身分的方法只得一個,就是透過多重的離岸公司以隱藏身分,令離岸公司的網絡錯綜複雜,他認為,這樣的處理手法可以已經不合時宜,多重的離岸公司雖可隱藏背後股東,但不便利於為離岸公司業務上作出安排,加上近年世界各地對離岸公司的監管收緊,故多重隱藏的做法未必可有效運用離岸公司。

上市公司用離岸公司持股為慳稅?

雖然商人成立離岸公司本身並無牴觸任何法律,但有專業人士解釋,香港屬國際金融中心,企業上市重組經常涉及離岸公司的運用,令市民忽略背後的道德風險。事實上離岸公司具有的高度隱密性,為政商界人士提供大量稅務操作,甚至避稅的空間。

目前全球可供註冊成立離岸公司的國家不少,除較著名的英屬處女島(BVI)、開曼群島,亦包括巴拿馬、薩摩亞等地。

專門從事公司清盤及重組的資深律師伍兆榮表示,本港富豪成立離岸公司其中一個主要用途是控制資產作稅務安排,目前香港股份轉讓須徵收0.2%印花稅,惟若以離岸公司交易則毋須繳交,另外透過買賣持有物業的離岸公司,因為是純粹公司買賣,亦可避過樓市「辣稅」。同時,透過離岸公司持有物業亦令外界難以追尋業主身分。

有不願具名金融業人士更指出,不少人會利用離岸公司避稅,以目前香港企業每年須繳交16.5%的利得稅為例,稅務局主要以交易雙方企業的申報作核實,由於非上市離岸公司帳目毋須經過會計師審核,而且股東隱密度高,只要與交易對手「有默契」,甚至同樣屬於離岸公司,即使帳目有刻意安排避稅的舉動,稅局也難發現。

信永中和會計師事務所管理合伙人盧華基表示,不少中港富豪對於私人財產都非常講求保密,同時華人社會對於處理財產繼承問題的需求愈來愈大,富豪採取家族信託形式處理財產,當中信託涉及開設大量離岸公司,而主要原因正是該批國家大部分雖然依從英聯邦法律,惟法制較傾向保護股東。

為何會用不記名股票(Bearer Share)形式持股?

根據本報取得的巴拿馬文件顯示,立法會議員劉皇發、國際影星成龍的離岸公司,首個股東曾以「不記名股票(Bearer Share)」形式持有,這是極隱密的持股方式,無法追查股東身分。會計界立法會議員梁繼昌解釋,一般情況下,持有股份權證者即為股東,律師行也不會存備股東名單,但若遺失該權證,就會失去股東身分。

ICIJ統計顯示,2005年英屬處女群島限制不記名股票做法,莫薩克‧馮賽卡律師行將該批採用不記名股票做法的客戶轉戶至巴拿馬。

懷疑資產非法所得 可被充公?

本報獲得吳立勝的離岸公司註冊文件,披露家族在港資產,關鍵是吳以西九龍港景峰一單位為註冊地址,該單位由其妻潘暖荷持有。本報再「順藤摸瓜」,發現吳立勝家族在港擁逾億元資產。

本報又根據吳立勝的離岸公司名稱「南南新聞國際集團有限公司」,發現香港亦有類似名稱公司,另有公司是由聯合國貪污案中的被告所持有,揭露這宗國際貪案與香港千絲萬縷的關係。

會計界立法會議員梁繼昌指出,一般情况下,香港與離岸公司的所屬地區沒簽署稅務合作協議,難以取得公司的董事及股東名單等資料。他稱香港反洗黑錢的條例嚴緊,若負責協助註冊離岸公司的中介發現客戶有洗黑錢嫌疑,必須舉報。

曾任廉署調查主任的民主黨總幹事林卓廷表示,如有合理懷疑有關資產來自非法活動所得,根據《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》,執法機構可充公有關資產;而有關貪案中有被告在港開設公司,有清洗黑錢之嫌,本港執法機構應主動調查。本港律政司、廉署、海關及警方均不作評論。

海量巴拿馬文件 如何從中揭秘?

《南德意志報》和ICIJ取得逾1150萬份文件,資料橫跨近40年,當中大多是註冊離岸公司的中介機構與莫薩克‧馮賽卡律師行的電郵,內含公司註冊資料、董事股東名單及當事人的證件副本,文件上的簽名、住址往往成為主要追查線索,但要揭開背後的利益及關係,還要配合本地查冊。

舉例成龍開設離岸公司龍泉,惟大批文件只顯示其股東名字及簽名,未有其他證件確認當事人真正身分。本報先鎖定一批關鍵人物,再在本地公司註冊處查找附有相關者簽署的文件,以對照巴拿馬文件的簽名,兩者脗合才可確定與成龍合作的是內地多名富豪,當然少不免的是向當事人查詢,肯定資料無誤。

澳門大亨吳立勝早年在港投資,公司註冊處只能找到部分資料,其申報住址一直是尖沙嘴寶勒巷的辦公室,難以聯繫當事人。巴拿馬文件揭示吳妻潘暖荷在港的真正住址,記者再透過土地查冊翻查資料,方能拼湊吳氏家族在港的資產版圖。

偵查過程仍不時碰壁,巴拿馬文件只透露部分政商人物關係,但未有透露離岸公司更多細節,記者嘗試翻查剪報及港交所等資料,均未見偵查對象的離岸公司蹤迹,離岸公司的業務及所持資產往往成謎。

政府同樣設限,本報曾分別以市民及記者身分向行會秘書處查閱早年申報,惟對方以私隱為由拒絕提供資料,中央圖書館亦沒存檔,記者最終只能依憑明報資料室及舊日剪報確認當事人的申報紀錄。

政府早年修訂《公司條例》,擬限制查閱董事住址及身分證號碼,遭新聞界、工會及法律界等反對,終暫緩修訂。惟私隱專員公署去年稱個人資料登記冊的保障不理想,促檢討做法,記協當時發聲明反對重新考慮限制公司查冊。